一封来自退休老党员的信
党委工作部      2020-07-06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2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6月的一天,一位满头白发的爷爷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。老爷子看起来面色红润,步伐矫健,几步走到我面前,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封叠了两折的信。
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写的感谢信,写好了好久,思考再三,还是觉得要给你们,感谢公司领导对退休特困党员的关心。”说这话时,老爷子还有些不好意思,但满眼真诚。
       手中的信是两页中学生写作文用的稿纸,绿色的格子,字迹工整漂亮,很薄,但心意很重。老爷子姓颜,今年76岁了,之前是公司人力资源部的老同志,也是一名老党员。2013年被查患有癌症,治疗后,时隔三年又复发,手术后恢复不好,又进行了二次手术,两次共花费了将近20万元,因为是异地住院,只报销了治疗费用的一半,术后的复查、服药一下花去了养老金的一半,退休多年的颜老有些吃不消,但作为老党员,颜老不愿给公司添麻烦。
       颜老住院期间,公司领导得知老前辈的情况,派人前去慰问,并根据他的情况,向工会申请了困难补助,作为特困党员,公司领导每年七一也会到家慰问送上慰问金。公司几年来的关心,给了颜老战胜病魔的信心,如今身体好了很多,看着又临近七一,便想着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。
       作为90后青年党员,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过手写的信了,况且是年近耄耋的老同志这么工整漂亮的字迹,可以想象颜老戴着老花镜翻出存压多年的信纸一笔一划书写的样子,这封感谢信让我很感动。
       其实来到公司党委工作部三年多,我已不是第一次看到有老党员登门,与老前辈们交流总能给我很深的感触,他们对待事情认真的态度让我们年轻人很是汗颜。离退休党支部的党费交的都是现金,八十多岁的王爷爷总是带着手写的清单提前交过来,壹佰的、贰拾的、一块的,有零有整,很多老党员家住市区,也不愿意让别人代交,会专门一大早坐公交回家属院交党费。每次公司党课学习,老党员们也从不落下,前段时间,两会刚过,老党员就到我们党委工作部申请购买民法典,要第一时间学习国家政策。每年的离退休茶话会,院子里的老前辈也会不辞辛苦地到公司参加,听听公司发展情况,给公司发展提提建议。
       颜老把信交给我,没有多坐便离开了,笑着说要在周边走走,锻炼锻炼,好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。而我把手中的信展了又展,珍藏在公司退休老党员服务工作的档案盒中。(杨敏)